2709, 2016

【短片】液體活檢癌症 帶動醫療旅遊

2016年9月27日 01:56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麻省理工學院去年將液體活檢(Liquid Biopsy)選為「十大科技突破」之一。去年在港成立的公司善覓(Sanomics),屬本港極少數透過相關技術,檢測癌症病人血液中的異常基因的公司。80後尖子、善覓(Sanomics)行政總裁翁錦輝(Tony)說,看好本港檢測服務前景,甚至能帶動跨境醫療旅遊。

明報記者 岑詠欣

中大醫學團隊早年率先發現孕婦血漿存有胎兒的浮游基因,促成後來的無創產前檢測技術,並啟發獲此技術專利使用權的雅士能基因科技有限公司(Xcelom)擴展技術至癌症治療。本身是香港科技園創業培育計劃成員的Xcelom去年成立新公司Sanomics,後者利用科學園的四五千呎實驗室作為檢測基地,用儀器分離癌症病人的血液成血漿及血球,再檢測淡黃色血漿中的浮游基因,找出由癌細胞釋放的異常基因,助病人得到最適合的標靶治療。

檢測血漿中癌細胞釋放基因 助標靶治療

「Sanomics」是拉丁文血液「Sanguis」、基因組學「Genomics」的合體,翁錦輝(Tony)說,相比傳統組織活檢具創傷性,液體活檢中的抽血做法對病人較有利,但檢驗血漿中數以千萬翁錦輝(Tony)的游離基因哪個帶有基因突變亦非易事,「血內有很多DNA走來走去,只有少數屬基因突變」,他以在機場大堂查出恐怖分子作比喻,若逐個乘客檢查,會費時失事甚至「走漏眼」,故公司利用「微滴式數位核酸偵測系統」(ddPCR)加快進度,八成與傳統抽組織檢驗的結果脗合,「每塊droplet(晶片)擺1條DNA,15分鐘可分析過萬個droplet」。

肺癌可謂最普遍的癌症殺手之一,Tony說超過一半患者是表皮生長因子受體(EGFR)出現基因突變所致,故公司會先替病人檢測此基因,約需四五千元,若找不出答案,可將樣本送到美國合作伙伴Guardant Health做多達70種基因檢測,「除可準確找到(哪種基因突變),亦能找出突變的基因數量,有助醫生判斷複雜病情」。

去年醫生轉介內地病人佔兩成

Sanomics以香港為發展核心,除與美國公司合作,亦瞄準跨境醫療旅遊的趨勢,去年經醫生轉介的內地病人佔該公司整體兩成,Tony預測今年底將增至三成,透露有內地病人說對本港基因檢測較有信心,「內地做完(基因檢測)亦寧願來港做多次,就算具體內容一樣……他們不介意給多點錢,只着重用完服務是否放心」。

港人嚴謹作風是檢測服務優勢

內地近年湧現不少基因檢測公司,Tony認同當中有出色的公司,但相比香港,內地的檢測技術仍未給人足夠信心,他曾在內地的腫瘤科會議期間發現,有內地公司對其基因檢測服務不作具體解釋,令人對其信心打折,「究竟是未有科技而先出來宣傳,抑或對自己信心不足,又或者會否因要保密而不願講?」

Tony形容港人處事的嚴謹作風是從事檢測服務的優勢,又說今年有肺癌新藥只適合部分EGFR突變的病人,相信病人先做基因檢測,可減省醫療成本,他期望公司能服務整個亞洲地區,除硬件上的擴充,他更相信人才是營運的核心,更多人願意在前線參與,才能發展為成功的高端行業。

2709, 2016

棄厚職投初創尋樂趣

2016年9月27日 01:54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善覓行政總裁翁錦輝(Tony)曾在英國藥廠工作,亦曾從事顧問分析,卻憑着一股勇氣,毅然棄高薪厚職轉投初創公司,他笑言未感太大掙扎,「人生值得試一些interesting (有趣的)東西」。他憶述決定是受一名長輩影響,對方形容人生猶如一本書,「年老時重看這本傳記,若有此chapter(篇章),就不覺浪費」。Tony說初創公司無法預測未來數年的賺蝕,但日後回首時,若認為未有浪費青春,已算成功。

做初創公司就如揚帆尋新大陸

基因檢測服務在港是新興行業,Tony形容從事初創企業須抱着「航海家」心態,並相信公司能成長,而非「打份工」般簡單,「做初創公司就如駛船出海尋找新大陸」

Sanomics發展一年多便覓得知音人,伙拍美國癌症診斷技術公司Guardant Health,擴展基因檢測服務,對方是行內的龍頭,Sanomics卻剛起步,為何仍可一拍即合?Tony笑言對方亦曾是初創公司,與Sanomics是「惺惺相惜」,認為公司對行業有足夠認識,故交流半年就落實合作,「對方自然能嗅到那種氣味」。他續稱初創企業是高速運轉的行業,期望能持續引入美國及其他發達國家的技術,提升競爭力,「多了人關注醫療旅遊,香港並非獨市的」。

2609, 2016

【短片】物聯網落地助老

2016年9月26日 01:19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物聯網科技予人「離地」和複雜的感覺,但創力高科技(Tronico)總經理陳毅(Alex)決心將之變得「貼地」和平民化,目標透過物聯網中的智能家居技術,套用於深圳的護老院中,但系統今次不是控制電器,而是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控制智能家居系統,語音提示長者服藥,又以運動感測器監察長者的起居生活免生意外。

明報記者 岑詠欣

Tronico的「酷居」智能家居系統針對三大界別,包括家庭、辦公室及長者,一年前率先在深圳兩三間護老院試推,包括安裝有語音提示功能的智能藥箱,又設運動感測器監測長者生活有否異常。

內地護老服務需求比香港更大

創力高科技(Tronico)總經理陳毅(Alex)表示,如香港一樣,內地亦面對人口老化問題,而內地年輕人常穿州過省工作,難免遺留年老的父母在家,護老服務需求相比香港更迫切。Tronico已與深圳兩三所護老院合作約1年,對方本身設簡單的智能系統,例如出入時及買小食時須「拍卡」,Tronico嘗試優化這套系統,包括在長者必經的活動範圍裝設運動感測器,舉例感測器在長者慣常起牀時間未有發現信號,會向院方或家人發信息通知,「提醒他們老人家會否暈了」;智能藥箱則將藥物分門別類,並可設語音「溫馨提示」長者食藥;另長者離開房屋時亦只需按一個鍵,便關閉全房電器。

Alex期望拓展內地護老市場,表示在護老院試行時,雖省卻鋪線工程,所需費用不多,但由於當時無線通訊科技未及現時成熟,系統穩定性欠佳,不如鋪線接駁般穩定,但隨着無線通訊科技趨普及,穩定性正改善。

另外,Tronico亦替本港中學建立「智能教室」,Alex說,去年底有學校表示教師教學時學生卻在玩電腦,於是「獻計」,提出在教師presentation mode(簡報模式)截了學生電腦屏幕的電,令學生無法玩電腦,當時因採用無線通訊技術,1日內完成安裝,與以往花半個月穿牆放線突破得多,更令他靈機一觸,其實家中的智能系統可調校至凌晨零時關掉無線網絡,管教女兒的作息時間。

無線科技成熟 省卻拆牆鋪線

其實,Tronico的主打是智能家居系統。Alex加入Tronico前,主要替本港富豪設計智能家居方案,並佔據市場大部分份額。他說當年一套智能家居方案可索價20多萬,因人工昂貴,「方案度身訂做,大約1星期(屋內)不能住,因為要扑爛牆放線」。但隨着科技發展成熟,無線科技及手機應用程式將工程簡單化,長遠希望「唐樓都可做到智能家居」。

Tronico的智能家居產品免除傳統棘手的接線安裝及工程費用,利用無線通訊技術與智能產品互通,再由用家利用特設的手機應用程式設定產品用途。

Alex說公司推出一鍵控制電器開關等家居情景的裝置、監測電力消耗的智能電表等,煙霧感應器若偵測到屋內有異樣,即透過手機向業主傳信息通知,亦會自動打開門窗及關掉煤氣,價格亦實惠,「由用戶DIY做好(設定),不需工程師及鑽牆……舉例1000呎的單位,5萬港元已很advance(進階),燈、電視、冷氣等都可智能控制」。

逐步在港推智能家居系統

Alex冀逐步在港推出智能家居系統,但相信市場需時消化。他計劃先向客戶低價出售試用,汲取意見,推廣時亦不會單以智能家居招徠,而是物聯網方案,「以往物聯網落不到地是因為太複雜,現時設備配合無線通訊後,能實現五花八門的方案」。

2609, 2016

50年電子企業 盼藉智能家居振興

2016年9月26日 01:18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創力高科技(Tronico)的母公司,其實是50年歷史的雅士電業,其位於深圳的廠房主要生產電子產品,雅士電業行政總裁鄭子威(Daniel)說,港資廠在內地生存困難,2008年起內地生產成本不斷上升,遂萌生開拓新戰線念頭,創立Tronico,投入智能家居發展,望可走出困境。

港資廠成「三文治」 內地生存難

雅士電業廠房1980年代移至深圳龍崗,Daniel說當時公司由父親打理,但港資廠生存不易,成為最慘的「三文治」,「不夠內地細廠便宜,又不如內地大廠獲政府支持,儀器亦不及這些大廠」。他認為工廠在港得到的支援亦不夠,加上未知本港再工業化有何條件,在內地若不想再北移,唯有發展高增值產品,下步會推廣智能家居的重要,「外界見到那幾嚿東西(智能家居裝置),會覺得什麼來的,不大需要,但試用後會『搣唔甩』」。

產品研發生產試驗全於深圳

Tronico終為雅士找到出路,去年獲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頒發升級轉型優異證書。創力高科技(Tronico)總經理陳毅說,Tronico的創業條件比其他初創公司優越,並非「插住褲袋」成立,「軟件及硬件的投資都是龐大」。

Daniel表示,目前智能家居佔雅士電業集團業務約10%至15%,「傳統產品一直減,智能家居一直上」,廠房生產工序亦轉趨機械化,除「無塵車間」(clean room)內以機械處理電子產品的精密零件,亦擬投入過百萬元人民幣增設自動化生產線,「將會半智能化,人手做品質監控」。

2309, 2016

機械人夢啟航

2016年9月23日 01:12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「對投資者說要研發機械人,他們會說『呢個傻佬嚟』,沒人願意出錢支持你。」自資近40萬元、今年4月研發出1:1機械人的「傻佬」馬子恒(Ricky)如是說。馬子恒研發兩代機械人幾乎用盡家財,只為圓兒時夢想。新作「Mark 1」貌似荷李活女星施嘉莉祖安遜,若非背部伸出電線,遠看幾可亂真,歐美投資者表示有興趣代銷至外地。馬子恒認為機械人是世界潮流,可用於服務業、災難現場等。他亦計劃出書教後來者製作機械人,希望他們少碰壁,亦藉自身經驗鼓勵年輕人追夢。

明報記者 袁樂婷

其實Mark 1並非馬子恒首個「女兒」,6年前他按歌手陳慧琳的五官製作機械人,當時只有頭部。其後他一直期盼製作全身機械人,年半前終付諸行動,辭去工作專注研發,「擘大眼便開始做,幾乎沒放過假」。旁人笑他癡人說夢,他認為是把握剎那衝動。他家不算大,勝在有露台可化身工場,現在是Mark 1的住家。訪問當天天色陰暗,馬子恒小心翼翼保護Mark 1,與太太合力打開太陽傘為「她」擋雨和冷氣機滴水。問到太太是否支持自己,馬子恒笑言「總知搞得掂屋企,有飯開,她便OK」。

辭工專注研發 「幾乎沒放過假」

Mark 1身高160厘米,手腳、手指及頸等關節都可活動,支援面部追蹤及聲音控制,甚至回應簡單指令。不過,Mark 1未能單獨站立或自行走動,損耗亦快,因每次接受傳媒訪問時均會示範移動雙手,短短數月已試過「脫骱」。馬子恒認為仍需改進,除了令「她」更堅固,亦不排除會新增DIY軟件。他幻想若Mark 1將來推出市場,除了基礎功能外,若用家懂得編寫程式,「可以教她煮飯,甚至與自己對打遊戲機,不必呆等他人開發,甚至可建立資料庫,讓其他用家下載」。

然而他心裏明白,量產機會甚微,香港機械人市場未成熟,暫未看到商機。尤其若要推廣至家用,維修費用高昂,一般家庭難負擔;本港亦未有足夠人才做維修,需時培育及成本高。截至現在,製作機械人除了帶來名聲,並沒實質回報,「夢想不是用錢衡量,自己覺得值得便夠」。

外行人投身科研,初起步最難。父親從事鐘表業,馬子恒從小隨父到工廠,見慣機器而略有概念,惟始終沒有電子工程等專業背景,要從零摸索。於是他上網找資料自學或請教專家,從碰壁中成長,「實際物料可能只需約10萬元,其餘30萬元都是損耗」。最常發生是電壓不對,若電壓太高,「火牛」未能負荷便會損壞,「唔使半秒已唔見咗600元」;最驚險一次則是正負極電線跌落地時剛好接在一起,「擰轉頭見到冒煙,立即踩熄,否則燒咗間屋,嚇鬼死」。

出書教後來者 收錄研發期間蝦碌

這些「蝦碌」全部會收錄在擬出版的新書,希望後來者不必重複犯錯,「少了損耗,成本可能差很遠」。書中另會列出製作機械人的詳細過程,甚至提供3D列印的範本。

他說,Mark 1材料「土炮」,骨架以3D列印製成,部分關節用五金舖也可買到的水喉管,皮膚則是矽膠倒模而成,只有小部分較「刁鑽」零件要從外地訂購。他相信若有前人經驗,不難「照辦煮碗」,「我不算很成功,但做了基礎」,期望藉此推動後來者再有突破。

2309, 2016

中大師生設計視覺導航智能叉車

2016年9月23日 01:11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傳統用於工廠搬貨的叉車由人手操作,但愈來愈少人入行,叉車轉為智能化或是另一出路。中文大學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教授劉雲輝,帶領着一班包括20多歲的學生,設計出視覺導航的智能叉車系統,即使無人駕駛亦能自動規劃最適合的搬貨路徑。開發團隊獲得資助成立「未來機器人有限公司」,當中年輕隊員蔣天驕說,機械人是未來發展趨勢,技術亦有通用性,料叉車研發站穩住腳後,或可轉移技術至掃地機械人等家居用途。

自動規劃最佳搬貨路徑

視覺導航的智能叉車系統利用攝像鏡頭收集工廠環境的相片,分析後可自動規劃搬貨路徑,得出搬運的最佳路線,叉車亦懂如何避開障礙物。剛畢業的中大商學院博士生蔣天驕說,過去半年智能叉車已在珠三角及長三角共約五六間工廠測試穩定性,包括東莞、廣州、上海等地,遍佈航空、製藥、機械製造等行業,目前已正式銷售,定價料每台約50萬港元,僅是外國的智能叉車售價三分之一,冀獲大型企業青睞。

蔣天驕說,其他的智能叉車要求在工廠鋪設路軌運行,但他們研發的視覺導航智能叉車系統毋須改建場地,公司亦可改裝傳統叉車變為無人駕駛,「不少工廠是租用,若不續租(一般智能叉車)就沒用了」。她稱過去5年,珠三角及長三角的叉車師傅人工升了3倍,年輕人又不願入行,故機械人是未來發展方向,「市場上叉車師傅已50多歲,快要退休,故有一定需求」,視覺導航智能叉車可承重2噸,更可一車頂替3人,「一般叉車若全日24小時運行,要3個叉車師傅(輪更),每更8小時」。

未來機器人公司曾獲「大學科技初創企業資助計劃」資助,並在去年初成立,現為香港科技園的培育公司。在團隊中負責財務的蔣天驕透露去年已獲投資者注資1500萬元研發,現正籌備規模更大的A輪投資,提升叉車質素和市場推廣,亦希望鞏固叉車的發展基礎後,嘗試將技術擴展至家居服務的機械人,例如掃地,「只要是移動機械人,(技術)都可以用,但主打都是工業用途」。

「香港地租太貴 但多研發人才」

蔣天驕4年前從廣東省來港讀書,她說本港學術氛圍較好,地理上亦與內地相近,有利公司在內地發展,研發團隊則以香港為基地,「香港地租太貴,但多研發人才,深圳辦公室主要是工程師和產品團隊」。她稱公司曾面臨資金緊張,幸不久獲投資者垂青,「若年輕人想入行,要有passion(熱誠)及肯堅持」。

2209, 2016

【短片】鐵甲玻璃守護手機

2016年9月22日 00:48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手機顯示屏即使貼上保護貼亦有可能刮花,浸會大學物理系講座教授謝國偉為首的團隊就研發了「鐵甲玻璃」,這種結合藍寶石的納米物料,成為智能手機顯示屏的保護薄膜,其生產成本不僅是市面藍寶石玻璃顯示屏的約一半,更取代了手機保護貼,「守護」顯示屏。謝國偉透露已成立公司將研發「落地」,爭取與業內生產商合作引入技術。

明報記者 岑詠欣

修讀材料科學出身的謝國偉,早於16年前已憑研究「多孔矽」的冷發光技術獲美國專利,亦是浸大理學院的首個專利,「鐵甲玻璃」令年逾60的他及其團隊更上一層樓,獲頒今屆日內瓦國際發明展最高榮譽大獎,並正向全球多國申請專利。但他笑言今次純粹是「無心插柳」、出於好奇心的研發成果,他說坊間曾推出藍寶石(Sapphire)顯示屏,惟面對艱巨的技術難題,「愈硬的物料愈易脆,不會有一種物料既防刮又防爛」。

獲日內瓦發明展最高榮譽大獎

謝國偉團隊研發出「鐵甲玻璃」,媲美現時業內最堅硬的單晶藍寶石玻璃,謝國偉說藍寶石玻璃的重量約等同智能手機重量的四成,但納米物料所造的「鐵甲玻璃」除可抗刮,亦可鍍在透明基板上製成手機顯示屏,成本僅是單晶藍寶石顯示屏約一半,並可省三分之二的製作時間。

較強化玻璃成本更低更硬

相比一般手機屏幕的強化玻璃,謝國偉說「鐵甲玻璃」不僅成本相若,更較堅硬,「一般強化玻璃難抵禦沙塵及金屬摩擦,始終會刮花」。他受訪期間多次以金屬鎖匙摩擦「鐵甲玻璃」,均沒刮花,並稱若配合較吸震的玻璃製成顯示屏,手機便能既防刮又不易跌爛,而此抗刮物料已擴至用於相機顯示屏及手表表面。

為將「鐵甲玻璃」推出市場,謝國偉的團隊2014年在港設立公司「國泰光電」,但未有北上設廠,而是選址新蒲崗一幢工廈試驗式生產,又正與業內生產商商討引入防刮技術,對方相當感興趣,更透露團隊有年輕人放棄赴海外攻讀博士的機會,冀留港發揚這門創新技術。

謝國偉在實驗室奮鬥多年,研發「鐵甲玻璃」時更試過弄壞器材,但他覺得最難是如何「落地」,憶述當年憑「多孔矽」獲首個專利後無人問津,目前時機則剛好,不少大學設技術轉移處為學者籌謀將研發「落地」,亦有資助渠道,「我們往往研發後不知應找誰,亦不知申請專利是否可行,若花在此時間太久,就會放棄」。

2209, 2016

【短片】為方便長輩 港青創手機快捷按鈕

2016年9月22日 00:31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智能手機帶來方便,但功能太多又會令使用變得複雜。港青黃議德與林世聰設計的Air Button,是貼在手機背、透過NFC技術(近距離無線通訊)操控手機的快捷按鈕,概念源自方便「阿媽」和「婆婆」,長輩一按即可開啟預設的手機應用程式,產品去年推出至今在全球售逾3000件。黃、林正與大型電器生產商洽談合作,冀可透過該按鈕控制不同品牌電器,令智能家居更便捷。

一按可開啟預設應用程式

記者7月初到訪兩人位於數碼港的辦公室,約100平方呎斗室中僅有數張工作枱和沙發,蚊型公司自有它的隨性,全職和實習員工午飯時間買來麥當勞邊聊邊吃。林世聰在亂中有序的儲物櫃中找出不同時期的Air Button,最初用醬油器皿製成概念雛形,雖能控制手機,但比手機還「大嚿」;改良後體積愈變愈細,見證團隊努力。

現推出市面的按鈕非常小巧,約兩隻手指頭大小,貼在機背只會輕微凸起,可如常將手機放進褲袋。林說市場上類似產品要佔用耳機插口;Air Button則利用NFC技術控制手機,不影響手機原有功能,例如聽歌。用家下載應用程式並連結按鈕,可自由設定按鍵後同時啟用哪些應用程式,沒有數量上限,例如「打工仔」返辦公室,即「飛線」到枱頭電話、關閉數據連線及開啟無線上網;長者則可設定為報警及傳送求救信息予10個親友,類似「平安鐘」用途。

不過,因蘋果手機未開放使用NFC功能,Air Button目前僅適用於Android手機,林透露稍後會推出蘋果版本,但要改用藍牙技術。

港青黃不接 硬件設計需交內地

兩子以香港為基地,編寫程式、改良軟件及研發新功能等均由他們及香港員工操刀,硬件設計及生產線則在內地。林說製作Air Button不能只靠想像,還要有產品設計師將概念化成實體,「想得很完美,原來生產技術做不到,也是徒然」。他舉例,波浪形按鈕觸感雖好,但製作難、報廢率高,要研究哪個弧度能兼顧兩者。他認為香港產品設計工業青黃不接,「很資深的我們請不起,剛入行的不夠經驗,做不到產品要求」,內地則人才鼎盛,「產品設計與生產線關係密切,香港沒生產線,自然令這方面人才外流」。

此外,Air Button牽涉無線電技術,內地部分工廠已有相關經驗及器材,落單即可開始製作;反之若在本港生產則成本極高,「先要花數百萬元買器材,再做前期測試,加起來隨時投資千萬元,亦很費時,倒不如直接在內地做」。黃議德則說,兩人會監控產品質量,試用製成品後若覺不合適便立即要求修改,或當機立斷找新廠家,花約大半年摸索,才完成最終版本。他們亦試過到內地廠房落手做包裝,以趕及交貨。

林說去年在集資網站Kickstarter預售約800個Air Button,已全數發貨;現靠代理商推廣至不同地區,截至7月約售出3000件。他說歐美對新產品的接受程度較高,目前產品定價亦以歐美為基礎,兩鍵版本售21美元(約160港元),希望在當地站穩陣腳後,逐步將「戰線」搬回亞洲。將來若進軍內地,內地版本會簡化功能並減價,以配合市場需求。

明報記者 袁樂婷

2109, 2016

「互聯網+」×大數據=新商機

2016年9月21日 00:28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「互聯網+」被視為「十三五」時期中國重點發展項目,因此近年內地互聯網相關產業如雨後春筍。「互聯網+」不僅指網絡產業,而是「互聯網+X行業」:X可以是任何行業,即所有傳統產業都可以透過互聯網科技的配合去升級轉型、提升效率、向外推廣。不少香港IT企業早已扎根內地,其中,主要從事網絡廣告與大數據分析的愛點擊(iClick)表示較傾向在北京尋找數據分析專才,在港則聘請營運人員;從事網站系統服務的泰美科技則相反,系統程式由香港員工撰寫,內地員工以銷售人員為主。

港企攻網絡廣告 進軍中台英美

科技進步令大數據的收集、處理、分析等變得更可行,近年被積極應用在互聯網推廣上,透過分析網民的行為、興趣及偏好等,傳遞更適合用戶需要的廣告。這樣廣告的推廣信息可以精準投放於目標用戶上,提高推廣回報;網站及內容供應商可獲得廣告收入以支持製作更優質內容;網民的瀏覽經驗(user experience)也得以改善。

由薛永康與合作伙伴於2009年成立的「愛點擊」(iClick),是一間提供網絡廣告科技與大數據分析的本港企業,現時是中國市場最主要的網上營銷公司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這四大一線城市均有分部,紐約、倫敦、台灣及新加坡亦有辦事處,以香港為總部。短短7年左右發展至全球員工約600人。

北京多數據人才 香港擅營運管理

北京是公司主要的研發中心,薛永康稱是考慮到人才聘用。他說,數據管理分類、統計分析方面,由於教育制度的配合,北京比香港有更多這方面的人才,他們亦願意做「開荒牛」,所以公司有跟當地大學合作辦實習生計劃。香港員工則傾向於管理營運以及市場策略,「互聯網轉變快,香港年輕人創意多,能捉緊潮流」。

內地網絡廣告多發展空間

薛永康認為內地市場網絡廣告有很大發展潛力,「內地網絡產業起步較慢,(可用其他地方的經驗)不用經歷摸索碰壁的階段,能直接享受結果,少走很多冤枉路。再者,剛開始時內地客戶可能未必知道網絡廣告是什麼,但我們的業務正正用數字說明事實,以廣告效果作為收取費用的模式,他們就容易理解和受落」。據公司資料,現時「愛點擊」擁有超過5.8億中國網民的網絡行為數據,公司的網絡平台亦廣泛連接至各類型媒體、搜尋引擎、社交平台、視頻平台、手機應用程式等等,目前內地業務約佔公司總業務60%。

薛永康創業前曾任雅虎效果營銷部主管,擁有相關工作經驗,促使他萌生創辦「愛點擊」的念頭,「我會建議有意創業者先打工,汲取一定經驗,不要貿貿然創業」。

另一方面,他指出成立愛點擊並沒申請任何政府基金,但受惠於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(CEPA),可以獨資形式於內地設公司,避免受內地合伙人掣肘。進軍內地前,公司獲創投基金青睞注資,有資本讓他能加快開拓腳步。

最初開拓內地市場,碰到因文化差異及營商環境不同而產生的挑戰。薛永康表示如要順利打入中國大陸,吸納當地人才不可或缺,當地員工對當地市場有較切身了解及體會,且更清楚市場脈搏及消費者需求及習慣,可幫助公司更了解當地市場需要。內地營商環境、稅制、法律、牌照申請等都與香港或國際制度有所不同,當地法律及財務人才始終較熟悉市場制度及潛規則,有其幫助,絕對可事半功倍。

明報記者  陳子凌

2109, 2016

二三線城市更具發展潛力

2016年9月21日 00:26|深度報導|

【明報專訊】作為網站系統供應商,泰美科技早在2003年便憑自家研發的網上貿易系統「PTX」獲深圳市政府青睞,獲選為當年號稱中國最大綜合物流及交易中心「華南城」的指定電貿供應商。現時泰美由內地人員組成銷售團隊,香港員工則負責客戶服務及系統程式編寫。

深圳多外省人 人才易流失

泰美科技行政總監周靄儀說,與華南城的合作讓公司打開內地之門,但也暴露了問題,「一來雖然政府倡導,但那時候內地剛入WTO(世貿),外貿發展太好,好得令當地出口商根本不用考慮如何利用網站去優化營運」。另一方面,深圳外省人多,流動性大,她說往往培訓了銷售員工,一年半載就離職,派香港員工長駐又要考慮成本效益。

周靄儀說深圳分公司曾由最初數十人縮減至幾人,後期主要靠香港同事北上,不過始終人生路不熟,普通話也是難題,開展業務事倍功半。她說公司一度想放棄內地,但一來不甘,二來這幾年公司先後推出網店系統、網上繳費系統等新產品,與內地興起的網上潮流匹配,令她堅信內地市場仍然「有得做」。

2015年出現轉機,「有客戶推薦我們在江門開分公司,當時也想,哪有不發展一線城市,改去二三線城市發展的道理?但原來剛好相反」。周靄儀解釋江門貿易發展稍比深圳落後,對網站系統需求更殷切,更重要是不像深圳流動人口較多,當地大學生都樂於待在老家工作,員工流失率大減,加上江門主要用廣東話,香港總部派員培訓內地新人也方便。短短一年,江門分公司的業務已上軌道,下一步將準備開拓珠海市場。

對網站系統需求更殷切

不過周靄儀指出,內地業務還是招聘銷售人員為主,編寫程式的研發工作還是放在香港這邊,「因為都是香港人的話,很多構思不用太多解釋已不言而喻,增加效率」。另外,客戶售後服務也堅持用香港人員,「我們對售後服務很重視,而處理客戶方面,香港人比較醒目和反應快」。

周靄儀認為,香港不乏有創意有熱誠的IT人才,但怕初出茅廬的年輕人急於求成,「只憑一剎那衝動去創業,沒經過仔細商業考量,到頭來只會焦頭爛額」。她建議如有意在IT產業一展所長,不妨先做打工仔練好基本功,了解公司運作,累積一定經驗才決定是否外闖。